【系列一】79岁丈夫照顾80岁妻子:与失智、帕金森共处的安静

▲梅山乡位于嘉义县东北部,距离嘉义市区有一段不短的车程。(摄影/林芷扬)

记者走进巷里的一户人家,跟79岁的罗阿公打招呼,他腼腆笑了笑,身体看上去尚称康健。坐在茶几旁的罗阿嬷,则像个乖巧、温顺的孩子,右手不停微微颤抖,纯粹的双眼转啊转,不怕生的看着屋子里的人们。

一旁的社工热情地对阿嬷说「这是台北来的小姐,有漂亮没有?」阿嬷看了记者一眼,用闽南话答腔「有啦!」说完,又回到自己的静谧世界中。

80岁的阿嬷患有失智症、帕金森氏症,孩子们因工作繁忙,无法随时照顾,但每週会返家协助分药与就医。

▲罗阿公与罗阿嬷是「老老照顾」的家庭,多数时间只有两老互相陪伴。 (摄影/林芷扬)

平常的日子,是阿公与阿嬷两人相守的宁静时光,也是丈夫细心呵护太太的琐碎日常。煮饭、洗衣、叮咛吃药都由阿公一手包办。

「她不吃药,我就给她骗东骗西。」阿公继续说:「她喜欢吃葡萄,我就跟她说,妳把药吃完,我等下就买葡萄给妳吃。结果去到市场,发现那天没人卖,哈哈!」阿公用流利的闽南语说着,配上呵呵笑声。

因为失智的关係,阿嬷曾经在床上便溺,所幸有阿公认真督促妻子服药,阿嬷现在的病情相当稳定,可以自行如厕,只是步履有点蹒跚,需要手扶墙壁以防跌倒。

聊着聊着,阿公拿出一个橘色塑胶袋,里头大包小包,装的全是阿嬷的慢性病用药。原来,阿嬷还有糖尿病、心脏病、甲状腺机能不全,每天该吃哪些药,吃一颗还是半颗,都靠阿公分装打理。

▲塑胶袋内装着阿嬷的多种慢性病药物,由阿公负责分装放进药盒里,方便三餐服药。(摄影/林芷扬)

「今天吃这个,然后中午、晚上,这里有写晚上,一天三次。」阿公喃喃唸着,旁人称讚他好厉害,这幺多药都搞得清楚,罗阿公习以为常地说:「不然谁弄给她吃,靠自己啊!她要是没吃药就会趴趴走啊!」

说着说着,突然话锋一转,「我自己的药也很多,糖尿病啊!七年了。」阿公指着身旁的药品一一介绍,「这个橘子色的是胰岛素。」「这个昨天刚刚拿回来的。」

除了医院处方药物,桌上还摆满了感冒胶囊、胃肠药粉等各种成药,另一头还有奶粉、麵茶、芝麻糊、罐头等食物,以备不时之需,也是阿公照顾自己的方式。

▲阿公準备了不少沖泡饮品,社福团体也提供奶粉等物资,替老人家补充营养。(摄影/林芷扬)

毕竟是老年人,身体虽说没有大问题,小毛病还是不少。身为老人,还得照顾另一个老人,罗阿公无怨无悔,嘴上不说,但心里压力很大,有时血压会偏高,偶尔会头晕。

阿公总是笑着说:「不会辛苦啦,呵呵!就是会操烦啦!」「辛苦也没办法,自己的某啊!要是没有这样顾,早就没有了。」

嘉义的社福团体为阿嬷申请了居家服务,每週三天有居服员替阿嬷洗澡、整理家务,也有社工人员定期访视。

只是,多数时间,「老老照顾」的家庭还是只有两老。罗阿嬷除了吃饭,大多在睡觉休息,罗阿公没有特别的嗜好,每天就是泡泡茶、看看电视、听收音机。

两人相伴的日子孤单吗?阿公呵呵笑着,「没法度,两个人而已,习惯了。」

虽有阿嬷作伴,却无法谈心聊天,「要说什幺?说了她也听不懂,叫她吃饭她会啦!」

▲平日家中只有两老,吃得简单也清淡。阿公担心吃太多肉对血管不好,三餐以白饭拌肉汁,搭配茄子、笋子、高丽菜等蔬菜为主,常常煮一顿就吃一整天。(摄影/林芷扬)

每天,阿公煮地瓜稀饭当早餐,配上竹笋、荫瓜等小菜。如果当天的白饭不够两人份,「饭我都给她吃,她比较喜欢吃饭,我就吃麦片。」身为传统男性,阿公对太太的爱不会挂在嘴上,却处处细心呵护。

阿公总是担心,如果自己先离开,阿嬷该怎幺办。「我是怕万一怎幺样,都没人知道。」

时间静悄悄流逝,日复一日照顾太太,偶尔心情郁卒时能对谁说?「自己啊,呵呵!讲给自己听而已。」阿公笑了笑。

台湾进入高龄社会,像罗阿公、罗阿嬷这样的「老老照顾」家庭只会越来越多。尤其在全台老年人口比率最高的嘉义县,老人照顾老人的现象相当普遍,孤独感、照顾压力、用药安全、居家安全、营养不均衡等问题也随之而来。

服务嘉义地区的天主教中华圣母基金会执行长黎世宏指出,嘉义有将近一半的家庭照顾者超过65岁,但长照政策有城乡差距,嘉义分配到的资源还是相对较少,期盼民众与企业共同关注「老老照顾」,让高龄的台湾也能多一点友善。

阿公照顾阿嬷嘉义林芷扬摄影
上一篇:
下一篇: